《红楼梦曲 世难容》原文丨鉴赏丨翻译丨红楼梦诗词赏析

红楼梦曲 世难容

气质美如兰,
才华馥比仙,
天生成孤癖人皆罕。
你道是啖肉食腥膻,视绮罗俗厌;
却不知好高人愈妒,过洁世同嫌。
可叹这,青灯古殿人将老,
孤负了,红粉朱楼春色阑!
到头来,依旧是风尘肮脏违心愿;
好一似,无瑕白玉遭泥陷;
又何须,王孙公子叹无缘?

【说明】

这一首《红楼梦曲 世难容》是写妙玉的。曲名也说明她后来的遭遇。

《红楼梦曲》共十二支,加上引子和收尾,共十四首曲子。其间十二曲分咏金陵十二钗,暗寓其身世、结局,及对她们的评论。“或咏叹一人,或感怀一事,偶成一曲,即可谱入管弦,若非个中人,不知其中之妙”。曲子由太虚幻境后宫十二位舞女奉警幻之命,“轻敲檀板,款按银筝”唱给宝玉听。宝玉则手捧《红楼梦》原稿,“一面目视其文,一面耳聆其歌”。

【注释】

[1]兰:兰花,香草也。

[2]馥:读音fù,香气,香气散发。比仙:如同神仙。

[3]罕:奇怪、纳罕、诧异、吃惊,不理解。

[4]啖:吃。腥膻:腥臊难闻的气味。

[5]好高:清高,格调高雅。太清高了,更会惹人忌恨。过洁:超尘绝俗,过分洁净,大家都看不惯。

[6]青灯古殿:古庙里的寂寞景象。

[7]红粉朱楼:富贵家年轻女子的生活环境。春色阑:喻青春年华已逝去。

[8]风尘:指污浊、纷扰的生活。肮脏:读音āng zāng,污秽、不洁;或读音kǎng zǎng,不屈服、挣扎。

[9]王孙公子:当指贾宝玉。无缘:没有缘分。

【翻译】

气质美好如幽兰,
才华横溢似天仙。
天生性格孤癖人们都觉着罕见。
你说吃肉就如食腥膻,还认为穿绸着缎庸俗可厌。
却不知越是清高越会遭人嫉妒厌烦,
过分干净就会讨人嫌。
可惜啊,青灯古殿里红颜渐老;
辜负了,美好年华青春美貌残!
到头来,依旧是流落在肮脏尘世间违背心愿;
就象是,洁白的美玉落入泥潭;
又何劳,贾宝玉慨叹与你无缘。

【赏析一】

这首《红楼梦曲 世难容》曲子写的是妙玉。《世难容》,是说不被社会所容。

妙玉是个出众的才女,诗书琴棋样样皆通。“凹晶馆联诗悲寂寞”一回,史湘云和林黛玉赏月作诗,都要恭而敬之地向妙玉请教。黛玉还称妙玉是“诗仙”,要知道黛玉是不轻易恭维哪一位的。

妙玉爱洁成癖,刘姥姥站过的地方她要用水冲刷,还不许送水的小厮跨进庵门一步,似乎有些不近人情了。可是从她的出身、境遇考虑,这种性格就可以理解了。她出身宦门,聪慧无比,又自幼就与世隔绝,谁能理解她的苦闷?她又偏偏住进大观园里,同她年龄仿佛的贵族小姐们就在她周围过着花团锦簇的繁华生活,可她却凄凄楚楚地守着青灯古佛,敲着木鱼念经,木乃伊般地打坐。

要知道她仅仅是十几岁的女孩子呀,“命运”是多么残酷!如果说贾府的千金们日后还有一段甜蜜的生活可以回忆,妙玉可就连这么一点慰藉也没有,一苦到底。最后一句里的“王孙公子”,有人理解是宝玉,因妙玉对宝玉有一种微妙的感情,宝玉也很尊重她。但从曲子行文看,还是作泛称来理解为好。这样一个才貌双全的小尼姑,自然是那些纨绔子弟艳羡的对象。

在《红楼梦》中,妙玉是一个有着特殊身份的人物。她出身于“读书仕宦之家”,从小便舍给寺院,由小姐变成了尼姑;但她并不与一般女尼为伍,过的还是小姐生活,摆的还是小姐派头,是‘尼姑式’的小姐。她的这种生活道路以及这种生活形成的那种孤僻娇情的性格,是封建末世贵族统治阶级崩溃瓦解的一种产物。

像妙玉这样的贵族小姐,由于家势衰落,在统制阶级队伍里丧失了立足之地,但从小娇生惯养,又不能在社会上自立。于是“遁入空门”便成了他们最后的一条道路。但社会上并不存在着真空地带,“到头来依旧是风尘肮脏违心愿”。“空门”并没有能够保护她“清身静心”,“出家”也没有割断她与“尘世”上的联系。她不甘心投靠权贵,却又不得不依附权门,受贾府的供养。她的命运也是随着贾府大树的摧倒,同这个阶级一起没落。“可叹这,青灯古殿人将老,孤负了,红粉朱楼春色阑”。

作者通过妙玉这个特殊的人物,表现了对出世哲学的否定,对禁欲主义的批判。同时,也说明封建阶级这个大厦的崩溃,必然要波及到所有的角落,出家遁世,回避现实是不可能的。这在当时,也是颇有见地的认识,是作者进步思想的表现。

【赏析二】

来自苏州的带发修行的尼姑妙玉,原来也是宦家小姐。她住在大观园中的栊翠庵,依附权门,受贾府的供养,却又自称“槛外人”,这正如鲁迅所揭露的:“要做这样的人,恰如用自己的手拔着头发要离开地球一样。”实际上她并没有置身于贾府和各种现实关系之外,她的“高”与“洁”都带有矫情的味道。她标榜清高,连黛玉也被她称为“大俗人”,却独独喜欢和宝玉往来,连宝玉生日也不忘记,特地派人送来祝寿的帖子。

她珍藏晋代豪门富室王恺的茶杯,对她也是个讽刺。她有特殊的洁癖,刘姥姥喝过一口茶的成窑杯她因嫌脏要砸碎,但又特意用“自己日常吃茶”的绿玉斗招待宝玉,所谓洁与不洁,都深深打上了阶级和感情的烙印。她最后流落风尘,好象是对她过高过洁的一种难堪和惩罚。象妙玉这样依附于没落阶级的人,怎么能超然自拔而不随同这个阶级一起没落呢?

有人说《红楼梦》是演绎“色空”观念的书,这无论从作品的社会意义或作者的创作思想来看,都是过于夸大的。曹雪芹的意识中是有某种程度的“色空”观念,那就是他对现实的深刻的悲观主义。但《红楼梦》决不是这种那种观念的演绎,更没有堕入宣扬宗教意识的迷津。曹雪芹对妙玉这个人物的描写就很能说明问题。作者既没有认为入空门就能成为一尘不染的高人,也没有因此而特意为她安排更好的命运。

前面已经说过,原稿中妙玉的结局与续书所写是不同的。靖藏本在妙玉不收成窑杯一节加了批语:“妙玉偏僻处,此所谓‘过洁世同嫌’也。他日瓜州渡口(以下是错乱文字)劝惩不哀哉屈从红颜固能不枯骨***。”可见,曲中“太高人愈妒,过洁世同嫌”等语也不是泛泛之言,而是以她后来的遭遇为依据的,只是详情已不可知了。续书写妙玉的遭劫是因为强人觉得她“长得实在好看”,又听说她为宝玉“害起相思病来了”,故动了邪念,这与妙玉的“太高”、“过洁”的“偏僻”个性又有什么相干呢?这倒是续作者自己一贯意识的表现:在续作者看来,黛玉的病也是相思病,故有“心病终须心药治”、“这心病也是断断有不得的”一类话头。

问题当然并不仅仅在于怎样的结局更好些,而在于通过人物的遭遇说明什么。续书想要说明的是妙玉情欲未断、心地不净,因而内虚外乘,先有邪魔缠扰,后遭贼人劫持,这是她自己作孽而受到的报应。结论是出家人应该灭绝人欲,“一念不生,万缘俱寂”(第八十七回)。这也就是程朱理学所鼓吹的“以理禁欲”、“去欲存理”。而原稿的处理,显然是把妙玉的命运与贾府的命运紧紧地联系在一起的。这样,妙玉悲剧所具有的客观意义,就要比曲子中用“太高”、“过洁”等纯属个人品质的原因去说明它,更为深刻。

©转载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大雅派 » 《红楼梦曲 世难容》原文丨鉴赏丨翻译丨红楼梦诗词赏析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