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曲 恨无常》原文丨鉴赏丨翻译丨红楼梦诗词赏析

红楼梦曲 恨无常

喜荣华正好,
恨无常又到。
眼睁睁,把万事全拋;
荡悠悠,芳魂销耗。
望家乡,路远山高。
故向爹娘梦里相寻告:
儿命已入黄泉,
天伦呵,
须要退步抽身早!

【说明】

这首《红楼梦曲 恨无常》曲子说的是贾元春。曲名“恨无常”,暗示元春早逝。无常,原指人世一切即生即灭、变化无常,后俗传为人将死时勾魂的鬼差。元春当了贵妃,但“荣华”短暂,忽然夭亡。这里兼有两层意思。

《红楼梦曲》共十二支,加上引子和收尾,共十四首曲子。其间十二曲分咏金陵十二钗,暗寓其身世、结局,及对她们的评论。“或咏叹一人,或感怀一事,偶成一曲,即可谱入管弦,若非个中人,不知其中之妙”。曲子由太虚幻境后宫十二位舞女奉警幻之命,“轻敲檀板,款按银筝”唱给宝玉听。宝玉则手捧《红楼梦》原稿,“一面目视其文,一面耳聆其歌”。

【注释】

[1]喜荣华正好:指贾元春入宫为妃,贾府因此成为皇亲国戚。恨:遗憾,叹恨。无常又到:死亡的时刻已到,指贾元春之死。

[2]芳魂消耗:说元春死,指元春的鬼魂忧伤憔悴。这个曲子写的元春鬼魂托梦自然是一种属于迷信的虚构。

[3]故:因此。寻告:劝告,嘱咐。

[4]黄泉:迷信说的阴曹地府。

[5]天伦:古代制度用作父子、兄弟等亲属的代称,这里是父母的意思。贾元春用来称呼她的父亲贾政。呵:多音字,此处读音a,同“啊”,表示感叹语气。

[6]退步抽身:从名利场中退出来。

【翻译】

可喜的是荣华富贵正美好,
可恨的是死神却又早来到。
眼睁睁地,把世间一切全抛掉。
荡悠悠地,灵魂儿将雾散云消。
遥望家乡,阴阳两隔路远山高。
因此只好来爹娘梦里提醒劝告:
女儿已命丧黄泉,
爹娘啊,
急流勇退抽身保全可要尽早啊!

【赏析一】

这首《红楼梦曲 恨无常》曲子写的是贾元春。

《恨无常》表示了一种痛苦深沉的遗憾。无常,是说世上一切事物都一无例外地由存在到毁灭,没有永恒存在的东西,人的生命也是如此。后来又指人将去世时来勾取人的魂魄的鬼差,叫无常。

元春当了皇帝的妃子,贾家成了皇亲国戚,这是封建社会人们做梦都不敢希冀的荣耀。可是在作者看来,这也丝毫没有意义。正当你享受荣华的兴头上,突然“死亡”降临了,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都得把生前贪恋的一切全都抛掉。“无常”一到,“哪怕你铜墙铁壁,哪怕你皇亲国戚”,全都不留情面,全都结束。元春到死才明白,富贵和权势是靠不住的,在梦里劝告父母及早从强争苦夺的名利场里抽身,免得登高跌重,将来后悔。也就是智通寺对联说的“身后有余忘缩手”的反意,别忘缩手。

从这首曲子的内容看,元纪死时可能要给其父母托梦,但现在高鹗的续书无此情节。第十三回写秦可卿死时托梦给凤姐说:“我们家赫赫扬扬,已将百载,一日倘或乐极悲生,若应了那句‘树倒猢狲散’的俗话,岂不虚称了一世诗书旧族了!”并嘱咐“将祖茎附近多置田庄房舍地亩”,“将家塾亦设于此”。因为这些东西即使犯罪抄家,也不没收入官。

“便败落下来,子孙回家读书务农,也有个退步。”如果元春托梦,可能也就是这类内容。

贾元春被封为贤德贵妃,似乎是享受着荣华富贵,但一个“喜”字,却表明了她实在是强颜欢笑,她把宫廷看作是“终无意趣”的“不得见人的去处”,内心满怀着寂寞凄凉的痛苦。她“恨无常又到”,不是留恋宫闱生活,而是牵挂着她那个家族的命运。贾元春生活在皇宫多年,她深深感到最高统治阶层内部的斗争风云,她的荣辱沉浮,关系着宁、荣二府的生死存亡,她的死就是贾府衰亡的前兆。所以她从自身的突变,预感到了家族的末日,不惜“芳魂销耗”,也要向爹娘托梦:及早“退步抽身”,以避免覆巢之难。不难看出,贾家衰亡,尽管元春绞尽脑汁、费尽心机,直至死后,魂魄仍念念不忘,也挽救不了贾府的败落,以及整个封建大厦的必然崩溃倒坍的局面。

【赏析二】

贾府在四大家族中居于首位,是因为它财富最多,权势最大,而这又因为它有确保这种显贵地位的大靠山——贾元春,世代勋臣的贾府因为她而又成了皇亲国戚。所以,小说的前半部就围绕着元春“才选凤藻宫”、“加封贤德妃”和“省亲”等情节,竭力铺写贾府“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但是,“豪华虽足羡,离别却难堪。博得虚名在,谁人识苦甘?”试看元春回家省亲在私室与亲人相聚的一幕,在“荣华”的背后便可见骨肉生离的惨状。元春说一句哭一句,把皇宫大内说成是“终无意趣”的“不得见人的去处”,完全像从一个幽闭囚禁她的地方出来一样。曹雪芹有力的笔触,揭出了封建阶级所钦羡的荣华对贾元春这样的贵族女子来说也还是深渊,她不得不为此付出丧失自由的代价。

但是,这一切还不过是后来情节发展的铺垫。省亲之后,元春回宫似乎是生离,其实是死别;她丧失的不只是自由,还有她的生命。因而,写元春显贵所带来的贾府盛况,也是为了预示后来她的死是庇荫着贾府大树的摧倒,为贾府事败、抄没后的凄惨景况作了反衬。脂批点出元妃之死也与贾家之败、黛玉之死一样,“乃通部书之大过节、大关键”。不过,在现存的后四十回续书中,这种成为“大过节、大关键”的转折作用并没有加以表现,相反的,续书倒通过元春之死称功颂德一番,说什么因为“圣眷隆重,身体发福”才“多痰”致疾,仿佛她的死也足以显示皇恩浩荡似的。

《红楼梦》人物中,短命的都有令人信服的原因,唯独元春青春早卒的原因不明不白,这本身就足以引人深思。作者究竟怎样写的,从“虎兔相逢”四个字是无法推断的。曲子中有些话也很蹊跷,如说元春的“荡悠悠,芳魂消耗”、“望家乡,路远山高”,倘元春后来死于宫中,对于筑于“帝城西”的贾府并不算远,“路远山高”、“相寻告”云云,都很难解通的。这现在也只能成为悬案。不过,有一点,曲中写得比较明确,即写元春以托梦的形式向爹娘哭诉说:“儿命已入黄泉,天伦呵,须要退步抽身早!”这岂不是明明白白地要亲人以她自己的含恨而死作为前车之鉴,赶快从官场脱身,避开即将临头的灾祸吗?由此可知,元春之死不仅标志着四大家族所代表的那一派在政治上的失势,敲响了贾家败亡的丧钟,而且她自己也完全是封建统治阶级宫闱内部互相倾轧的牺牲品。这样,声称“毫不干涉时世”的曹雪芹,就大胆地揭开了政治帷幕的一角,让人们从一个封建家庭的盛衰遭遇,看到了它背后封建统治集团内部各派势力之间不择手段地争权夺利的肮脏勾当。贾探春所说的“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的话的深长含义,也不妨从这方面去理解。

©转载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大雅派 » 《红楼梦曲 恨无常》原文丨鉴赏丨翻译丨红楼梦诗词赏析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