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十二钗正册判词-秦可卿》原文丨鉴赏丨翻译丨红楼梦诗词赏析

金陵十二钗正册判词-秦可卿

图画:

一座高楼,上有一美人悬梁自缢。

判词:

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
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

【说明】

《金陵十二钗正册判词-秦可卿》出自《红楼梦》第五回《贾宝玉神游太虚境 警幻仙曲演红楼梦》。

本册《金陵十二钗正册》图画、判词内容及人物命运,对应的是秦可卿。

古时称女子为“裙钗”或“金钗”,“金陵十二钗”就是金陵省内的十二位女子。“金陵十二钗”图册分为正册、副册、又副册,分别对应了以下人物。

《金陵十二钗正册》对应人物:林黛玉、薛宝钗、贾元春、贾迎春、贾探春、贾惜春、李纨、妙玉、史湘云、王熙凤、贾巧姐、秦可卿(均为贵族小姐、少奶奶们)。

《金陵十二钗又副册》对应人物:晴雯、袭人(又副册内人物均为丫头)。

《金陵十二钗副册》对应人物:香菱(香菱生于官宦人家,沦落为妾,介于小姐、丫头之间,所以入副册)。

【注释】

[1]情天情海:意思是男女风月之情无止境。幻情深:人们被情爱迷惑不易解脱。太虚幻境宫门上有“孽海情天”的匾额,意思是借幻境说人世间风月情多。这是为了揭露封建大家族黑暗所用的托词。“幻情身”,幻化出一个象征着风月之情的女身,这暗示警幻仙姑称为“吾妹”、“乳名兼美,表字可卿”的那位仙姬,就是秦可卿所幻化的形象。程高本作“幻情深”,“深”是错字。“幻”在这里是动词,与“幻形入世”、“幻来亲就臭皮囊”用法相同。作者讳言秦可卿引诱宝玉,假托梦魂游仙,说这是两个多情的碰在一起的结果。

[2]情:谐“秦”字音,暗指秦可卿。主淫:导致淫滥。

[3]漫言:不要说。不肖:不长进的儿孙。荣:指荣国府。

[4]造衅开端:首先开坏头。宁:指宁国府。坏事的开端实在还在宁国府。意思是引诱宝玉的秦可卿的堕落是她和她公公有暧昧关系就开始的,而这首先要由贾珍等负责。衅:事端。作者在初稿中曾以《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为回目,写贾珍与其儿媳妇秦氏私通,内有“遗簪”、“更衣”诸情节。丑事败露后,秦氏羞愤自缢于天香楼。作者的长辈、批书人之一畸笏叟出于维护封建大家族利益的立场,命作者删去这一情节,为秦氏隐恶。这样,原稿就作了修改,删去天香楼一节四、五页文字(从批语提到该回现存页数推算,原来每页约四百八十字,删去二千字),成了我们现在所见的这样。但有些地方作者故意留下痕迹,如画中“美人悬梁自缢”就是最明显的地方。

【翻译】

风月之情天高海深致人迷幻,
与秦可卿相逢不禁恍惚私通。
勿言不肖子孙都出在荣国府,
首先堕落败家的实是宁国府。

【赏析】

这一首《金陵十二钗正册判词》说的是秦可卿。

判词前「画着高楼大厦,有一美人悬梁自缢」。意思是暗示秦可卿的死是自杀。

秦可卿是宁国府长孙贾蓉的妻子、贾珍的儿媳。她「生的袅娜纤巧,行事又温柔和平」,是贾母重孙媳妇中第一个得意的人。现在通行的《红楼梦》里是说她得病,久治无效死了。这同判词的预示完全矛盾。「情既相逢必主淫」,是说她有男女私通的丑事,并且因此「悬梁自绕」。

有一条脂现斋批语为我们解开了这个谜。甲戌本<石头记>第十三回脂批说:「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作者用史笔也。」这就明确说秦可卿是因丑事被迫在天香楼上吊自杀的,与判词及画一致。所谓「用史笔」,是说不明写,但字里行间有贬恶诛邪之义。

脂砚斋是同曹雪芹关系极密切的人,他觉得秦可卿能够给凤姐托梦,对「贾家后事」料得难确,劝凤姐预留退步,其用心使脂砚斋「悲切感服」,原谅了秦可卿,因而「命芹溪(曹雪芹号)删去」了「淫丧天香楼」一节。后来作者又补写了秦可卿因病致死的过程。但删得不彻底,判词前的「画」的内容没改写,判词也没动。书中其它地方也留下蛛丝马迹,如第十三回写秦可卿死讯传出后,「彼时合家皆知,无不纳罕,都有些疑心」。如果是久病致死,大家都有精神准备,还「纳罕」、「疑心」什么呢?因此可以确定无疑地说,秦可卿是主动或被迫地堕落了,并因此丧命。

那么她究竟同谁发生了不正当的关系呢?第七回里,宁府的奴才焦大喝醉酒耍酒疯,骂出了真话:「我要往祠堂里哭太爷去!那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牲来,每日家偷鸡戏狗,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这爬灰的就是秦可卿的公爹贾珍。秦可卿一死,「贾珍哭的泪人一般」,按封建礼法,这是不成体统的。这时贾珍的老婆尤氏又恰好「犯引日疾,不能料理事务」,其实是怕丑托病不出。贾珍坚持要殓以极珍贵的上等棺木,并拍手打掌地要尽其所有为一个年轻媳妇办丧事,闹得沸沸扬扬,惊天动地,都是蹊跷事。丫鬟瑞珠触柱而死,决不会是出于对主子的忠心去「殉主」,肯定与秦可卿的非正常死亡有关。很可能是她撞见了贾珍乱伦的丑事,惧怕贾珍处死她,才自杀了。

《红楼梦》写了贾家水、代、文、玉、草五代人。第一代贾寅、贾源是创业的一代,第二代贾代善、贾代化是守业的一代,第三代贾敬、贾赦、贾政都是草包,开始走下坡路,第四代贾珍、贾琏等奢侈淫乐,无恶不作,成为狗都不如的败类,第五代贾蓉、贾蔷一辈就更提不起来了。《红楼梦》的悲剧在很大程度上是封建阶级后继无人的悲剧,「一代不如一代」的悲剧。作者在这里写贾珍一家的糜烂生活,不仅仅是谴责这种乱伦关系,而是要暴露以此为开端的全面的腐败堕落。

判词中第一句「情天情海幻情深」之中,「情天情海」指男女相思之情,深而且广。「幻」是虚幻,荒诞。这句是揭露贾蓉之父贾珍和儿媳妇秦可卿之间不正当的男女关系。

最后两句「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指出,莫说不肖子弟都来自荣国府,开头造成祸患的实在是宁国府的人,可卿也是被贾珍强迫奸淫而自尽。

©转载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大雅派 » 《金陵十二钗正册判词-秦可卿》原文丨鉴赏丨翻译丨红楼梦诗词赏析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