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困葳蕤拥绣衾》原文丨鉴赏丨翻译丨红楼梦诗词赏析

第五回 题头诗

曹雪芹

春困葳蕤拥绣衾,恍随仙子别红尘。
问谁幻入华胥境,千古风流造孽人。

【说明】

《红楼梦》第五回《贾宝玉神游太虚境 警幻仙曲演红楼梦》的回头诗,也称题头诗、标题诗。

此诗见于戚序本蒙府本、梦稿本第五回正文的开头,有“题曰”字样,当是曹雪芹所作的标题诗,为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而作。

【注释】

[1] 葳蕤:拼音wēi ruí,意思是草木茂密,枝叶下垂的样子,引申为委顿不振。绣衾:拼音xiù qīn,意思是绣有彩色花纹图案的被子。
[2] 华胥境:胥,拼音xū,华胥境,仙境的意思。华胥是神话传说人物庖牺氏的母亲,她遇异迹而孕,生了庖牺。《列子》:“黄帝昼寝,而梦游于华胥氏之国。”宋陆游《睡觉作》之一:“世言黄帝华胥境,千古蓁荒孰再游。”

【翻译】

春困袭来委靡不振裹被而眠,恍惚中伴随仙子离开人间。
是哪位在睡梦中进入了仙境,原来是风流第一的大坏蛋。

【赏析】

《红楼梦》第五回,写贾宝玉梦游幻境,除了通过他翻看《金陵十二钗册子》和听唱《红楼梦曲》,预示群芳各自命运外,就是讲他领受警幻所训男女之事。对于后者,不少研究者以为是隐写宝玉与秦氏间有不正当关系,甚至说下一回宝玉与袭人云雨已非“初试”,而应是“再试”。这恐怕是把梦游看得过于严重了,未必是作者的原意。

我以为,作者要告诉我们的只是宝玉已跨过少年在性方面懵懂无知阶段,而步入性成熟的青春期了。而生理现象又非孤立发生,外界的影响往往成为其重要的促成因素。秦可卿本就是个“风流”种子,而宝玉随着年龄增长而对一个十分亲近他的温柔而具有诱惑力的成熟女性产生爱慕和性冲动,也是十分自然的。为此,作者特地安排他在最最软甜温香、能令他想入非非的环境中拥衾入梦,让他在好梦中完成这生理变化有标志性的一幕,设想是十分周密的,情理上也是可信的。

这样,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警幻指给宝玉可与之“成姻”的仙姬,“其鲜艳妩媚,有似乎宝钗;风流袅娜,则又如黛玉”,而却偏偏“乳名兼美,字可卿”,原来梦境就是宝玉平时对这几个女性的潜意识的反映。小说本有“情孽”之说,则秦氏作为促使宝玉性意识觉醒的启蒙者,自然可说她宠爱并纵容宝玉在自己的闺房中卧榻上睡午觉,致使宝玉从此开启情窦、招至无尽的烦恼是“造孽”了。我想,作者的原意也只是如此,若求之过深,反不真实了,也会与小说所描写的相抵触。至于秦氏本“擅风情”,与其公公有染,那是另一回事。她对宝玉的态度,在某种程度上带有诱惑成份,这是可能的,但宝玉毕竟不是贾珍。

©转载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大雅派 » 《春困葳蕤拥绣衾》原文丨鉴赏丨翻译丨红楼梦诗词赏析

赞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