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江月·嘲贾宝玉二首》原文丨鉴赏丨翻译丨红楼梦诗词赏析

西江月 嘲贾宝玉二首

曹雪芹

其一

无故寻愁觅恨,有时似傻如狂;
纵然生得好皮囊,腹内原来草莽。
潦倒不通世务,愚顽怕读文章;
行为偏僻性乖张,那管世人诽谤!

其二

富贵不知乐业,贫穷难耐凄凉;
可怜辜负好时光,于国于家无望。
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
寄言纨袴与膏粱,莫效此儿形状!

【说明】

《西江月·嘲贾宝玉二首》出自《红楼梦》第三回《托内兄如海荐西宾 接外孙贾母惜孤女》。

林黛玉初见贾宝玉,作者对宝玉的外貌作了一番描绘,接着说:“看其外貌最是极好,却难知其底细。后人有《西江月》二词,批的极确。”就是这二首。

【注释】

[1] 皮囊:形体,外貌,长相。

[2] 草莽:杂草,此指无学问的无用之物。意思是,肚子里没有儒家那套仕途经济学问。

[3] 潦倒:困顿,此处指随随便便地放纵自己。世务:世故人情。程高本作“庶”,则只是日常生活中的各种事务。今从甲戍、庚辰诸本。

[4] 文章:指儒家经典及八股文之类。

[5] 偏僻:行为不端正而偏激。乖张:性情古怪。这里说宝玉言行违背社会伦理,不随俗。

[6] 诽谤:批评和嘲笑。

[7] 乐业:享受富贵生活。

[8] 贫穷难耐凄凉:指贾家败落后,宝玉要过一段难以忍受的困苦生活。

[9] 不肖:不像,子孙不像父祖那样。这个词专指不成器、没出息的子弟,即所谓逆子。

[10] 寄言:告诉,劝告。

[11] 纨绔:读音wán kù,原指使用细绢做的裤子,代指富家子弟。膏粱:肥肉和细粮,代指富贵人家子弟。纨绔就其穿戴而言,膏粱就其吃食而言。

[12] 莫效:不要仿效、模仿。

[13] 形状:概指品德和行为。

【翻译】

其一

无缘无故自寻烦恼和悔恨,
有时又疯疯傻傻如癫如狂。
虽然生了一副漂亮的相貌,
肚子里可是乱草一腔。
放荡不羁完全不懂人情世故,
愚蠢顽劣不愿读圣贤文章。
行为不正性格更奇怪,
根本不理人们的批评诮谤。

其二

富贵时不懂安分享乐,
贫困时又受不了酸楚凄凉。
可惜辜负了青春的好时光,
对国家无用家庭也没法指望。
天下草包数他第一,
古今没出息的再找不出一双。
奉劝那些富贵人家子弟,
千万不要以这个孩子作榜样。

【赏析一】

红楼梦第三回《托内兄如海荐西宾 接外孙贾母惜孤女》写黛玉到荣府后,见过贾府大部分人,最后才见到宝玉。这是两个主人公第一次会面,也是第一号人物宝玉第一次在读者眼中出现,所以作者对宝玉的装束和神采作了大力铺张渲染,又写了这两首批宝玉的《西江月》来嘲讽。”批”字是打批语、下判断的意思,与今作”批评”、”批判”解不同。

《西江月 嘲贾宝玉》这两首词,字面上句句是对宝玉的嘲笑和否定,实质上句句是对他的赞美和褒扬。从封建阶级伦理道德标准衡量,宝玉是个被否定的人物;可是从作者的人生观和社会观来看,他却是个和那些国贼禄蠹完全相反的、保持着人类善良天性的真正的人。两首词句句都是反话。

宝玉不假矫饰地表现自己的天性,在那样的贵族之家必然要处处受束缚、限制,于是就要产生苦闷,就要采取种种方式渲泄,在道学先生们看来这就是”寻愁觅恨”、”似傻如狂”了。相貌好是真,”腹内草莽”就未必。宝玉读书多,知识博,文思快,才情大,看他在大观园试才题对额时一套一套有根有据的议论,看他拟的那些匠额和对联,不是使包括贾政在内的所有在场的人都相形见细吗?看他写的《芙蓉女儿诔》、《姽婳词》等等,简直够个像样的文学家了。连宝钗都说他”每日家杂学旁收的”,承认他懂得多,怎么能说是”腹内原来草莽”?”不通世务”,是因为他厌恶贾雨村之流的政客,不屑与之为伍。不愿读的文章也只是那些”圣贤”的说教和一文不值的科举时文。”那管世人诽谤”,正表现了宝玉不苟且、不随俗、独立不迁的个性。

这样的贵族青年,按封建阶级”接班人”的标准要求,自然是”无能第一”、”不肖无双”了。他既不能像其祖先那样”理朝廷、治风俗”,为皇帝做个贤臣良相;也不能像凤姐那样治家理财,撑起家业的门面,自然是”于国于家无望”了。于是他就成了贵族之家的”子弟戒”了。

这两首诗集中地描绘了宝玉的叛逆性格,这个典型的意义也就在对封建阶级的叛逆上。值得注意的是”贫穷难耐凄凉”一句。这是预示贾家败落后,宝玉要有一段困苦不堪的生活经历。第十九回写宝玉探花袭人家,袭人的母亲和哥哥慌忙招待宝玉,摆上一桌子果品,可是袭人觉得没有一样可吃之物,只给宝玉拈了几个松子瓤,吹去细皮,用手帕托给宝玉。这是何等娇贵!就在这个地方脂砚斋有条批语说:同将来宝玉”寒冬噎酸甭,雪夜围破毡”对照起来看,令人叹息。宝玉在八十回以后的经历,虽然不好乱猜,但有一段贫穷的经历是可以肯定的,同高鹗续写的后四十回大相径庭。

【赏析二】

这两首词里说贾宝玉是“草莽”、“愚顽”、“偏僻”、“乖张”、“无能”、“不肖”等等,看来似嘲,其实是赞,因为这些都是借封建统治阶级的眼光来看的。作者用反面文章把贾宝玉作为一个封建叛逆者的思想、性格概括地揭示了出来。

在曹雪芹的时代,经宋代朱熹集注过的儒家政治教科书《四书》,已被封建统治者奉为经典,具有莫大的权威性。贾宝玉上学时,贾政就吩咐过“只是先把《四书》一气讲明背熟,是最要紧的”。然而贾宝玉对这些“最要紧的东西”偏偏“怕读”,以至“大半夹生”,“断不能背”。这当然要被封建统治阶级视为“草莽”、“愚顽”、“无能”、“不肖”了。但贾宝玉对《西厢记》、《牡丹亭》之类理学先生所最反对读的书却爱如珍宝;他给大观圆题额,为芙蓉女儿写诔文,也显得很有才情。在警幻仙姑的眼中,他是“天分高明,性情颖慧”。可见,思想基础不同,评价一个人的标准也不一样。

贾宝玉厌恶封建知识分子的仕宦道路,尖刻地讽刺那些热衷功名的人是“沽名钓誉之徒”、“国贼禄鬼之流”;他一反“男尊女卑”的封建道德观念,说:“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子是泥做的骨肉。我见了女儿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他嘲笑道学所鼓吹的“文死谏、武死战”的所谓“大丈夫名节”是“胡闹”,是“沽名钓誉”。贾宝玉这些被封建统治阶级视为“偏僻”、“乖张”、“大逆不道”的言行,正是表现了他对封建统治阶级的精神支柱——孔孟之道的大胆挑战与批判。而“那管世人诽谤”,则更是对他那种傲岸倔强的叛逆性格的颂扬。

贾宝玉的叛逆思想在当时是进步的。但他毕竟是一个生长在封建贵族家庭里的“富贵闲人”。他厌恶封建统治阶级的人情世故,不追求功名利禄,却过惯了锦衣玉食的剥削阶级生活。所以,一旦富贵云散,家道败落,也就必然“贫穷难耐凄凉”了。

细究词意,宝玉后来不幸的遭遇,是与他始终不改其“偏僻”、“乖张”的行为有关的(当然,贾府之败还与王熙凤等人的劣迹有关)。他挨父亲板子那次,贾环告他逼淫母婢,这还不过是“手足耽耽小动唇舌”,然已足使“不肖种种大承笞挞”;一旦真正遭到“世人诽谤”,后来当然要严重得多。袭人曾因宝玉“心迷”黛玉,错向她诉说了“肺腑”之言,而“吓得魄消魂散”,禁不住掉泪暗想:“如此看来,将来难免不才之事,令人可惊可畏……如何处置,方可免此丑祸!”(第三十二回)看来,在曹雪芹笔下,这个所谓“不才之事”和由此招来的“丑祸”确是没有能够避免,因此宝玉才会落到我们在《好了歌注》中已说过的那种“贫穷难耐凄凉”的境地。

宝玉惹出祸来,“累及爹娘”,这才叫做“孽根祸胎”,(第三回脂批:“四字是血泪水盈面,不得已,无可奈何而下,四字是作者痛哭。”)才可以在这首词中用“古今不肖无双”这样重的话。倘若他如续书所写,能接受老学究讲经义的开导和钗、袭(居然还有黛玉!)的劝谏,终于去读《四书》、学时艺、考科举,改“邪”归“正”,这还能说他是“愚顽”、“偏僻”、“乖张”吗?他在“却尘缘”之前,自己既能高中乡魁,荣受朝封,光耀祖上,又生了个“贵子”继承祖业,“将来兰桂齐芳,家道复初”,怎么还能说他是“天下无能第一”呢?该说他“于国于家有望”才是!从封建观点看,如此终于没有“辜负”“天恩祖德”、“师友规训”的回头浪子,岂不正可作为“纨绔与膏梁”效法的榜样吗?可见,续书所写违背了曹雪芹写贾宝玉的原意,不但使我们在理解曹雪芹这两首词时产生矛盾,而且也歪曲了《红楼梦》原来的主题思想。

©转载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大雅派 » 《西江月·嘲贾宝玉二首》原文丨鉴赏丨翻译丨红楼梦诗词赏析

赞 (0)